东莞市万众搬家有限公司 清溪搬家公司,樟木头搬家公司,企石搬家公司
       提供:效率高、及时、认真的服务!
网站首页 关于万众 服务项目 案例展示 搬家设备 公司动态 搬家动态 客户留言 联系我们
热门标签:清溪搬家公司 樟木头搬家公司 企石搬家公司 常平搬家公司 虎门搬家公司 凤岗搬家公司 寮步搬家公司 横沥搬家公司
服务项目  
东莞搬家服务
东莞搬厂服务
东莞空调服务
东莞运输服务
东莞出租服务
东莞吊装服务
东莞搬钢琴服务
联系我们  
东莞市万众搬家有限公司
地 址:东莞市塘厦镇石潭埔村环市东路393号8栋504号
手 机:13712805778/13723599067
联系人:刘先生/徐小姐
公司主页:www.lihuabanjia.com
电子邮箱:dglihua@126.com
服务范围:清溪搬家公司樟木头搬家公司企石搬家公司常平搬家公司虎门搬家公司凤岗搬家公司 寮步搬家公司横沥搬家公司大朗搬家公司黄江搬家公司寮步搬家公司石龙搬家公司茶山搬家公司石排搬家公司塘厦搬家公司长安搬家公司南城搬家公司洪梅搬家公司东城搬家公司大岭山搬家公司厚街搬家公司高埗搬家公司沙田搬家公司

大岭山搬家公司-17岁少女独自照顾养自闭症弟弟


对于这位自己也只有17岁的自闭症儿童“家长”来说,要实践这堂辅导课上的方法,无疑是困难的。因为所谓的家庭成员,也只有一个得了自闭症的弟弟袁伟铭。更何况,自闭症儿童的黄金治疗期是3至6岁,已经8岁的袁伟铭显然早已过了这个年龄。

辅导课快结束的时候,袁伟娜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她急匆匆跑出去,但半个小时后又黑着脸回来了,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大约在谈论弟弟的问题时又与母亲起争执。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去另一间课堂接弟弟放学。
袁伟铭正和其他小朋友们一起在老师的辅导下上“体育课”,3名小朋友比赛跑步,其他几名康复得好的孩子,站在边上又跳又笑地大喊“加油”,袁伟铭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对眼前的情景视而不见。即使在看到姐姐后,他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出现。
“铭仔,我们回家了。”因为是广东人,袁伟娜一直这样称呼弟弟。袁伟铭走过来牵住姐姐的手,喉咙里发出几声含糊不清的“啊啊”声。

站在拥挤的128路公交车上,今天的袁伟铭似乎心情比较好,他不愿抓公交车的扶手,而是转过身钻进姐姐的怀里,双手搂住袁伟娜的脖子,不时凑过去亲一下姐姐的脸,或者是狠狠掐一下姐姐

的下巴——掐人是袁伟铭特有的情感表达方式,不论他感到兴奋、开心、烦躁、难过的时候,他都会使劲掐人,袁伟娜的胳膊、手背甚至脖子里,到处都是被弟弟掐出来的淤青。

半路有人下车,袁伟娜让弟弟坐在空出来的座位上,自己仍旧站在人群中。不见了姐姐,袁伟铭忽然发出焦灼的“啊啊”声,整个人变得坐立不安,直到袁伟娜挤过人群站在身边,袁伟铭才逐渐安静下来,他伸出手去紧紧地攥住姐姐的手,像是握紧自己在这个尘世上唯一的依靠。

变故

只是袁伟铭的依靠,对于年仅17岁的未成年人袁伟娜来说,仿佛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我明明就没有那么大的脑袋,为什么自己非要戴上那么大的帽子?”实在苦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袁伟娜就会生出这样的怨念,但也仅仅是一闪而过的怨念而已,并不会影响她对弟弟的照顾。

袁伟娜和袁伟铭也曾有过幸福的家庭,在2006年以前,他们和父母曾经是快乐的四口之家,生活在广东清远,直到3岁的袁伟铭被查出是自闭症患者,这个家庭开始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

母亲带着袁伟娜和袁伟铭到深圳的一家自闭症儿童康复机构给袁伟铭做治疗,在袁伟娜的记忆中,当时弟弟的康复训练效果非常显著,仅仅在治疗一周后,弟弟就学会了使用勺子。也许是母亲把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在了儿子身上,无暇顾及家庭,父亲和母亲的感情,便在这时出现了危机,直至最后发展到离婚。

袁伟娜被判给了母亲,而袁伟铭被判给了父亲。此后,袁伟娜随母亲迁居湖南,在湖南读完初中并上了一年半的学前教育,而袁伟铭则一直留在广东由奶奶照顾。

2009年,奶奶过世,父亲已经组建了新的家庭,担心弟弟没人照顾的袁伟娜回到广东照顾弟弟。由于父母离婚后袁伟铭就中断了康复训练,随着年龄的增长自闭症的状况也日益严重。2010年4月,为了弟弟的治疗问题,袁伟娜和父亲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于是离家投奔母亲。彼时,母亲也已经在兰州组建了新的家庭。袁伟娜来到兰州后,在新港城一家民办幼儿园当起了老师。

2011年12月27日是袁伟铭的生日,袁伟娜给父亲打电话:“爸爸,今天是弟弟的生日,我回不去,只能给你打一些钱,你给弟弟添些新衣服,再给他买份生日礼物。”谁知父亲在电话那头回答:“钱不用打了,你弟弟丢了。”

袁伟娜差点疯了,她辞去工作,独自跑回广东去找弟弟,后来母亲和继父也回去寻找,最终在广州从化的一家福利机构找到了不知道已经丢了多久的袁伟铭,听那里的工作人员说,袁伟铭走失后先是被送到了收容所,收容所的工作人员发现他不会说话,便又送到了这家福利机构。

“是我爸爸带着弟弟出去玩,弟弟走失后,他没有寻找,也没有报警。在找弟弟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等找到弟弟后,我一定要告我爸爸遗弃罪。不过真的找到后就算了,他毕竟是我爸爸,他还要工作,还要生活。”在讲述这些的时候,17岁的袁伟娜总是仰着头,防止眼泪掉下来,每过一会就要做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情绪。

继母不愿接受一个自闭症的孩子生活在自己的家庭里,父亲照顾不了袁伟铭。“就算回到广东去,也还是我一个人照顾弟弟。更何况,清远没有合适的机构可以给弟弟做治疗,而且那里的人们不接受自闭症的孩子,看到弟弟就会说他是傻子。”在考察过兰州欣雨星儿童心理发展中心对自闭症孩子的康复训练后,袁伟娜决定带着弟弟在兰州生活。

父亲同意袁伟娜带着袁伟铭在兰州生活治疗,把他们送到兰州,在刘家滩租了一间民房,陪他们住了一个多月后就离开了,离开时答应以后会每月给他们1000元的生活费。倒是母亲拿出了7000元,袁伟娜又自己凑了1500元,给弟弟交了第一个学期的学费。但也正是这7000元,让母亲的新家庭生出了不满,因为袁伟铭是判给父亲抚养的。为了不影响新家庭以后的生活,母亲也决定就此对袁伟铭放手。

17岁的袁伟娜,就成了患有自闭症的袁伟铭的唯一依靠。

生活

袁伟娜带着弟弟住在刘家滩一间租来的民房里,巷道很深,弯弯曲曲的,路边不时有污水流出来,散发着恶臭。房间在二楼,里面除了一张床、一张简易的小桌子和一个破败的衣柜,再没有任何多余的物件。床上很乱,因为袁伟铭绑定了袁伟娜一天所有的时间,让她没有多出来的精力可以把这个临时租来的“家”收拾得稍微整齐些。袁伟娜每天早上不到7点就得起床,然后穿两个人的衣服,洗两个人的脸,刷两个人的牙,带弟弟吃早饭,再给他买些白天吃的零食,然后赶在8点20分之前把袁伟铭送到欣雨星儿童心理发展中心上课。上午,袁伟娜陪着弟弟做康复训练,下午,她自己也要接受中心老师的辅导,以便能用正确的方法配合中心老师对袁伟铭的治疗。

到家后,袁伟娜开始做饭,她要保证在晚上7点之前吃完饭、给弟弟洗澡、洗衣服,只有这样,她才有足够的时间去刘家滩的夜市上摆小摊,那是目前她和袁伟铭生活来源的主要支撑。袁伟娜每天都坚持烧热水给弟弟洗澡洗衣服,因为每天的训练会落很多灰在身上,她不想让袁伟铭看起来脏兮兮的。

袁伟娜摆摊的地方和住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她一手牵着袁伟铭,一手拎着编织袋,一步一步地挪到刘家滩的夜市。袁伟娜卖的是各种各样的小饰品,母亲以前开过一家饰品店,后来不开了,存货没有处理,袁伟娜就拿来卖。她觉得自己卖的都是些没用的或者过时的东西,但或许是吆喝得卖力,又或许是价格便宜,都是一元两元的,总还是会有人买。生意最好的一个晚上,袁伟娜卖了120多元钱,最差的一晚上卖了三十几元。用这些钱,袁伟娜给弟弟添了好几件入秋的新衣服,也支撑起姐弟俩平日里的生活。只是,这些小饰品越卖越少,剩余的已经不多了。

袁伟娜卖东西的时候,袁伟铭就乖乖地守在姐姐身边,自娱自乐,从不吵闹。他热衷于撕一切可以撕碎的东西,但是姐姐小摊上的东西,他从不会动。有一次袁伟娜看到弟弟离开小摊,以为他要乱跑,就大声喊他回来,却没想到袁伟铭是去捡袁伟娜没注意掉落在路边的小饰品。有时候袁伟娜拎着编织袋故意说哎呀好重啊,袁伟铭就好像能听懂姐姐的话,把自己的胳膊也塞进编织袋的手提带里去。

“如果我弟弟是个正常的孩子,他该有多聪明!”这是袁伟娜假设的美好,也是支持她一路走下去的动力。当然,她并不敢奢望袁伟铭能康复成一名正常、健康的孩子,她只是希望有一天袁伟铭的生活能够自理。只是,这一天还要走多远、多难,袁伟娜没有概念。

希望

袁伟娜决定换一间房子。之前因为父亲陪住了一个多月,因此租了一间套房,每月租金要400元,现在,她想向房东换一间每月租金只要200元的单间,因为和弟弟两个人住不了那么大的房子,每个月还可以节省一半的开支。

大岭山搬家公司每天晚上睡觉前,袁伟娜都会像欣雨星儿童心理发展中心的老师那样,不断地给袁伟铭重复一些简单的指令,或者是讲故事。“我听过一个说法,是说有一位自闭症儿童的爸爸,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给孩子讲一个故事,一本故事书,那位爸爸一共读了37遍。在他读第38遍的时候,他的孩子终于可以重复书中的故事。也许我始终心怀侥幸,总是希望在我弟弟身上也能发生这样的奇迹。”袁伟娜说。

奇迹确实发生了,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圆满。有天晚上,袁伟娜拿着房子里唯一的一件玩具——一只她在幼儿园当老师时学生送的维尼小熊,不断地对袁伟铭重复:“维尼小熊来喽,它在和你打招呼呢,请铭仔和它握握手。”重复了几次后,袁伟铭好像听懂了姐姐的话,真的伸出手握住了小熊。袁伟娜很兴奋,她不断地重复:“铭仔,摸摸小熊的鼻子。”“铭仔,摸摸小熊的眼睛。”“铭仔,摸摸小熊的嘴巴。”袁伟铭竟然全部做对了!袁伟娜激动得哭了,玩累了的袁伟铭很快睡去,袁伟娜彻夜未眠。

还有一次,袁伟娜听见弟弟面对墙壁,含含混混地叫了一声“姐姐”,但那是仅有的一次,之后再也没有听见过。袁伟娜想象不出如果有一天,袁伟铭真的可以清清楚楚地喊一声“姐姐”,自己会是什么心情,悲喜交集,或者是嚎啕大哭。

大岭山搬家公司自从开始上课,他真的在一点一点地改变。以前,我给他洗头的时候他会哭会闹,不让洗,现在洗头很乖的。而且他现在已经会跟我进行眼神对视了,吃到好吃的,也会偶尔拿给我吃,掐人的时候也比以前轻了很多。”袁伟娜每天都在观察弟弟细微的变化。而欣雨星儿童心理发展中心的教学培训部主管王茗也肯定了袁伟铭的进步:“刚来的时候,铭仔好像很害怕,拒绝所有人的接近,现在他已经会主动跟别人示好了。”听到王茗的话,袁伟娜的脸上铺开明艳的笑容
 
[返回]   
友情链接:
东莞市万众搬家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Gmap] [Bmap]
顾客服务中心:13712805778 访问量: 百度统计粤ICP备18009706号-1
*本站相关网页素材及相关资源均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速告知,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后台管理]
清溪搬家公司|石龙搬家公司|茶山搬家公司|石排搬家公司|塘厦搬家公司|长安搬家公司|道滘搬家公司|东坑搬家公司
常平搬家公司|横沥搬家公司|凤岗搬家公司|东城搬家公司|大岭山搬家公司|谢岗搬家公司|厚街搬家公司|南城搬家公司
虎门搬家公司|沙田搬家公司|大朗搬家公司|洪梅搬家公司|桥头搬家公司|寮步搬家公司|企石搬家公司|樟木头搬家公司|东莞搬家公司
关闭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客服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客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