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市万众搬家有限公司 清溪搬家公司,樟木头搬家公司,企石搬家公司
       提供:效率高、及时、认真的服务!
网站首页 关于万众 服务项目 案例展示 搬家设备 公司动态 搬家动态 客户留言 联系我们
热门标签:清溪搬家公司 樟木头搬家公司 企石搬家公司 常平搬家公司 虎门搬家公司 凤岗搬家公司 寮步搬家公司 横沥搬家公司
服务项目  
东莞搬家服务
东莞搬厂服务
东莞空调服务
东莞运输服务
东莞出租服务
东莞吊装服务
东莞搬钢琴服务
联系我们  
东莞市万众搬家有限公司
地 址:东莞市塘厦镇石潭埔村环市东路393号8栋504号
手 机:13712805778/13723599067
联系人:刘先生/徐小姐
公司主页:www.lihuabanjia.com
电子邮箱:dglihua@126.com
服务范围:清溪搬家公司樟木头搬家公司企石搬家公司常平搬家公司虎门搬家公司凤岗搬家公司 寮步搬家公司横沥搬家公司大朗搬家公司黄江搬家公司寮步搬家公司石龙搬家公司茶山搬家公司石排搬家公司塘厦搬家公司长安搬家公司南城搬家公司洪梅搬家公司东城搬家公司大岭山搬家公司厚街搬家公司高埗搬家公司沙田搬家公司

死不瞑目的搬运工人


瞬间发生的惨案,让36岁的空调装卸工邓小刚死在了岗位上。但在谈及赔偿时,搬家公司竟然声称不认识这个工人。没有合同,没有保险,邓小刚的意外身亡,到底由谁来责任

    开工之前,邓小刚嘴里总是哼着歌。工友们说:“他想女儿了。”

  成都市大石东路13号某小区,林先生要搬家。此时是2010年11月10日下午3时,4名搬家工人和2名空调拆卸工人陆续来到林先生家里。

  邓小刚的主要工作是和搭档一起拆掉林先生家在四楼的两个空调。对于见过十几楼的高层建筑“大场面”的他说,这样的楼层还算轻松。

  就在这个“还算轻松”的四楼,邓小刚在屋外开始了工作,搭档在屋内接应。很快,配合默契的两人就顺利拆完第一台,高兴之余的邓小刚没有想到,仅仅几分钟后,意外突如其来......

  顽固的螺丝钉

  李双林这一辈子也不会干空调装卸这活了。

  他是邓小刚当时的搭档。

  “通常,空调装卸一般都是两人搭档。”李双林的解释是,一个在屋外作业,一个在屋内接应。他和邓小刚已经合作了一年。

  亲眼目睹搭档从四楼掉落下来,回忆起来,李双林难掩悲色。

  “导火线”小得令人震惊—两颗小小的螺丝钉。

  11月10日下午4时,悬在半空中的邓小刚动作麻利,几乎所有拆空调的步骤都是一致的,系上安全绳,拆除螺丝钉,将空调搬至屋内。“工作程序非常简单。”

  第一台空调轻松搞定,就在拆除第二台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螺丝钉太紧。”李双林回忆,怎么也拆不动,邓小刚提出让比自己多干一年的“师傅”李双林出来拆。

  螺丝钉的新旧程度,直接决定了工人拆卸空调的时间长短和难易程度。“剩下的两颗螺丝钉因为时间太久,被雨水冲刷,锈很重。”

  李双林随即从屋内跨到屋外,两人同时站在仅容双足站立的阳台上,因为空间狭小,邓小刚觉得两个人都在外面不安全,遂决定自己进屋,让李双林一个人在外拆螺丝钉。

  为了让邓小刚从自己身前通过以便进入屋内,李双林下意识双手攀上正在拆卸的挂机,惨剧瞬间发生。松动的挂机无法承重,骤然脱离墙面,李双林和邓小刚犹如拴在同一根绳上的蚱蜢,双双仰面下跌。

  早在作业前,两人各自将身体拴在一根保险绳的两端,中间段扔在屋内,由一名女工踩着。

  此时,屋内的女工意识到不妙,紧紧踩住安全绳,李双林就此逃过一劫,安全绳拉直后,他“挂”在了3楼。刚稳住身形,就听到很响的“叭”的一声,邓小刚掉在了地上。随后他听到有人喊“出事了,快打120!”

  事后,有目击者回忆,空调挂机脱落,邓小刚快速下滑,径直落到了地面上。只剩下那条在他腰间松动的绳索,在2楼平台晃荡。

    老家邻居李武林几年前就在成都做起了空调装卸的活,如今他所在的空调装卸队伍已经形成了10多人的规模,而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全兴搬家队空调装卸业务的中间介绍人,“搬家公司有活干,联系上我,我再找工人去承接”。

  因为是熟人关系,邓小刚很快在李武林所在的空调装卸队伍开始了两个月的学徒生活。2010年3月,邓小刚正式成为空调装卸工中的一员。他的搭档是李武林的弟弟李双林。

  “弟弟回来发展可以照顾家人。”哥哥邓小彬透露,自从生下第二个女儿以后,朱碧华便患上严重腿疾,走不了远路,甚至干不了稍重一点的活。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回来本来是一件好事,却在瞬息之间酿成悲剧。

  “意外”掀开潜规则

  这是一个神经大条,习惯了高空作业的群体。十多个空调装卸工人挤在一个逼仄狭小的空间里,上下铺的铁床,随意堆放的工具,工人们用山寨手机大声地放着网络流行歌曲。

  李双林喜欢这样简单自由的生活, 清溪搬家公司“忙的时候,两人一组,装卸空调,闲的时候,聚在一起喝小酒,打小牌。”

  事实上,他们的真实生活状态并没有李双林描述的这么美好。

  这个特殊的工种,最显著的特点是,高风险,低收入。

  “只有在天气最热的那几个月能拿3000多元,更多时候每个月工资只有1000多元。”同时,工作下来,间或还能听到同行受伤或者致残的消息,他们会商量以后上工的时候要倍加小心。

  而在高风险低收入的背后,却又不断充斥着恶性竞争和行业潜规则。

  “我们通过中间人联系搬家公司,有活干就叫上我们。”一位从业多年的空调拆卸工告诉《读者报.影响力周刊》,这样的代价是空调拆卸工们要返还全部的拆卸费和安装费。

  “也就是说,空调拆卸工们从搬家公司拿不到一分钱。”上述这位空调拆卸工进一步解释说,有时候,安装或者拆卸时,工人会故意弄坏空调管子之类的零件,再换上新的零件等,把收取材料费用来作为拆装空调的费用。

  很多时候,收取的材料费还要上缴一部分给搬家公司。

  “工人们这样做也很无奈,他们的生活很窘迫。”运气好的时候会有一笔大单子,给整栋楼安装上百个空调。但这样的单子往往结算时间很长。“他们会跟搬家公司算账,钱付给搬家公司之后,才轮到我们拿钱。”上述那位工作多年的空调拆卸工说。

  从安装空调到最后的结算往往间隔好几个月甚至一年,邓小刚所在的空调装卸队伍就曾经给四川某大学安装多个空调,但至今还没收到工钱。

  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由十多个人组成的空调装卸队伍,却没有任何劳动合同,亦没有人购买保险。“这和他们跟搬家队临时合作有关。”

  即使是搬家队真正的员工也很少有人签合同买保险,更别说这些只是临时合作的工人。

  一家搬家队的个体商户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称,成都仅有10%的搬家队叫公司,还有40%的是个体工商户,俗称“搬家队”,其中甚至混杂着连营业执照也没有的“黑搬家队”。

  在这种情况下,仅有正规公司会和员工签订合同,为员工购买保险,“其他的小搬家队,面临着人员流动大的问题,想买保险也不现实。”

  而记者走访的更多空调拆卸工人则认为买保险会花掉一大笔钱,而这钱实际用处不大,就像把钱扔水里,有去无回。

  在全兴搬家队工作的一位工人说,负责人曾为他购买了综合保险。但他把保险退了,“我每个月工资才1000多元,买保险就是100元,也不晓得能干好久,买来干啥?”

  如今,一颗顽固的螺丝钉引发意外命案,打破了某种既定生态平衡,改变了空调装卸工们的现实境遇,“螺丝钉”不再顽固。

  记者采访到的多家搬家队负责人均表示, 清溪搬家公司“要给员工买保险,不属于公司的装卸工,也劝他们自己买一份。”

  谁为“邓小刚”负责

  如今,邓小刚的家属已经和全兴搬家公司达成初步协议:搬家公司先初步拿出3万元作为丧葬费用,待葬礼举办完了之后,再商议具体的赔偿问题。

  同时,邓小刚所在的空调拆卸队伍联络人也提出适当给予补偿。

  可以确定的是,从四楼摔下来后,邓小刚当即被送往华西医院,当晚12时,抢救无效身亡。当晚,当事搬家公司的负责人王秀英前往医院探视。

  此后,赔偿问题一直是家属和公司争议的焦点。

 五天过去了,拆卸工邓小刚的骨灰被运往老家资中。

  究竟谁该为邓小刚负责,成了一个暂时无解的“悬念”。

  “邓小刚案”引起了成都法学界的关注,成都某律所律师李文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个案例中,邓小刚和全兴搬家队存在“事实用工”关系。

  清溪搬家公司“所以搬家队理应承担相应责任。”李文强调。

  参加完邓小刚的葬礼,李双林马上又要赶回成都。他想重新找一份工作,一份安稳的工作。尽管只能干些体力活,但他还是感到知足。

  因为和邓小刚相比,至少他还活着。

相关搬家信息:清溪搬家公司 谢岗搬家公司 塘厦搬家公司 凤岗搬家公司

[返回]   
友情链接:
东莞市万众搬家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Gmap] [Bmap]
顾客服务中心:13712805778 访问量: 百度统计粤ICP备18009706号-1
*本站相关网页素材及相关资源均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速告知,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后台管理]
清溪搬家公司|石龙搬家公司|茶山搬家公司|石排搬家公司|塘厦搬家公司|长安搬家公司|道滘搬家公司|东坑搬家公司
常平搬家公司|横沥搬家公司|凤岗搬家公司|东城搬家公司|大岭山搬家公司|谢岗搬家公司|厚街搬家公司|南城搬家公司
虎门搬家公司|沙田搬家公司|大朗搬家公司|洪梅搬家公司|桥头搬家公司|寮步搬家公司|企石搬家公司|樟木头搬家公司|东莞搬家公司
关闭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客服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客服2